胡灵祁越_第823章 鬼敲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23章 鬼敲门 (第1/3页)

  当初建这栋楼的时候,明静就已经打算好了继续开餐馆,所以一楼大厅临街的那面墙开了一扇巨大的窗户,装了复合钢防盗网,从里面能一眼望到外面,从外面也一眼能望见屋里的景况。

  明静轻轻挑起窗户上的窗帘一角,歪头朝门口望去。

  漆黑的夜色中,一个黑呼呼高大身影站在外面,抬手一下下的捶着门板。

  明静竟完全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那模糊的身影十分熟悉,竟跟严全安一模一样。

  冷汗瞬间从明静的额头上往外一冒。

  她掐了掐自己的手背,有痛感,并不是做梦。

  门外的那个“人”依旧在不依不饶的捶着门板,明静连大气也不敢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回了三楼卧室,跳上床,用被子紧紧蒙住脑袋。

  一楼捶门的声音仿佛就响在明静耳边,响了整整一夜,直到天边终于露出一缕鱼肚白,捶门的声音才停了下来。

  直到天色大亮,明静听到楼下的街道上有了行人的声音,才敢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祥和酒楼的大门。

  大门外,除了一支空了的酒瓶静静的躺在门口的地上,什么都没有。

  那是严全安最爱喝的那种高度白酒的牌子。

  自从严全安死后,祥和酒楼里从来没有卖过这种牌子的酒水,家里的那些空瓶子也早就被明静全都扔了出去。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更不是她的幻觉。

  望着地上的那个空酒瓶子,明静吓得几乎要崩溃。

  流云观的使者再次上门了。

  依旧说的是让明静赶紧送严灵上流云观拜干娘的事。

  明静依旧不肯,使者冷笑一声道:“明天我还会再来一次,过了明天,我也不会再来了,你和你家那个丫头,也再也没有机会了。”

  使者的话中似乎隐隐有着其他的意思。

  明静想到前一天晚上的事,犹豫的追问了一句:“仙姑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使者道:“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那个人在你手上死得凄惨,怨气极大,也亏得仙姑感念你一个女人受人欺负不容易,收了那个恶鬼,才使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