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_第一百二十五章 肉身向未知之地进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肉身向未知之地进发! (第1/3页)

  麋鹿神殿,后花园。

  宙斯、卡丝塔莉雅以及一众祭司静静地在魔法阵旁边等待。

  姜律进入魔法阵以后已经差不多快三十六个小时了,期间卡丝塔莉雅甚至还去面试了十几个小时的平民先驱候补。

  宙斯也中途离开了两次,为了回家去给地下室的人喂食,让人不至于被饿死。

  如今,即将到魔法阵开启的极限时间,他们都感到些许紧张。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都渴望找到麋鹿女神所在的位置,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姜律是他们目前最后的希望。

  作为麋鹿神教神性最深的人,卡丝塔莉雅每半年都会到神殿闭关一次,尝试沟通麋鹿女神,但每次别说在未知之地探索到足够广袤的区域,甚至经常待不满十个小时,就会因为体力不支被迫退出来。

  这导致虽然耗费了大量构筑魔法阵的材料,也从来没有得到任何喜人的回报。

  所以如果姜律这次还是无法钉下锚点,那就意味着这一次选拔出来的先驱大概率又是到未知之地送死的。

  正因如此,姜律此行的结果对麋鹿神教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当他们看到姜律很轻松就突破了卡丝塔莉雅在里面呆的最长时间的记录,都是十分激动的。

  但随着最终的时限越来越近,魔法阵的光亮越来越微弱,姜律也还是始终没能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差不多快一天前的激动便早已经被冲散,几乎所有人心里都已经有了大概的答案。

  “如果他早一个月出现就好了.”

  卡丝塔莉雅不由得叹息一声。

  在她看来,光是能在里面呆满三十六个小时,已经足以证明姜律是有能力找到麋鹿女神的,缺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

  可就在这时,大祭司注意到了魔法阵竟然出现了异动。

  “等一下。”她叫道:“有反应了!”

  她的话音刚落,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魔法阵便开始逐渐向蔚蓝色变化。

  蓝色的线条开始自符文中浮现,构成了一个小巧的六芒星。

  卡丝塔莉雅一愣,旋即大喊:“快记录下来!这就是坐标!”

  祭司们甚至来不及仔细端详,便使用各种魔法道具,将其囫囵拓印了下来。

  也就在六芒星上的晦涩难明的符号完全被祭司们记录下来的时候,姜律也回到了希柏里尔。

  看着周围的一切,姜律只觉得恍如隔世,竟一时有些适应不了如此真实具象的世界,久久不能平静。

  “你做到了!老天!你找到了麋鹿女神!”卡丝塔莉雅激动地呐喊。

  从最开始的希望到姜律进入未知之地后的紧张,又从紧张到姜律突破了记录似的激动,再从激动到临近时间还迟迟没有回应的失望,最后在即将失败时又出现了能够扭转一切的机会。

  心情的大起大落让所有人仿佛在坐过山车,兴奋到颤抖的卡丝塔莉雅才不管姜律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激动到抱住他便献上了热吻。

  所有人都无比高兴,因为麋鹿神教的先驱很快就能见到麋鹿女神,并且继续从未知之地带回各种高效而神秘的资源。

  这次和以前还都不一样,以前大家都能带回好东西,但现在却只有麋鹿神教能做到,这意味着什么自然不必多说。

  本就已经是鲜有对手的麋鹿神教,很快就要独占希柏里尔的鳌头了!

  只有宙斯,对他们的喜悦并不感兴趣,他只注意到,姜律的表情似乎不大对劲。

  “我在里面待了多久?”姜律推开卡丝塔莉雅,问道。

  “三十五又半个小时。”大祭司回答。

  卡丝塔莉雅则迫不及待地询问道:“麋鹿女神她说什么了?”

  “他倒是”姜律想了想:“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说她现在遇到了点麻烦,需要我帮助他。”

  “果然!我就知道!”卡丝塔莉雅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当然,我们当然会帮助她,作为她忠诚的信徒,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倾尽所能帮助她吗?”

  “呃不是你们帮助他,是我帮助他。”

  姜律解释道:“他遇到的麻烦很严重,神力弱小的人是无法帮到他的,所以他给锚点加了限制,如果达不到他的要求,是会迷失在未知之地的。”

  “那么要求是什么?”

  “要求就是,只有我能去。”

  “这”卡丝塔莉雅有些不甘心:“可是这么多先驱,除了伱应该也总有人能帮到他的吧?”

  “你可以尝试一下。”姜律耸耸肩。

  卡丝塔莉雅和祭司们面面相觑。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提供一份书面上的,关于你和麋鹿女神对话的所有内容的描述。”卡丝塔莉雅说道。

  “这个没问题。”姜律点点头,然后故作疲惫的模样:“但是现在我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了,这次旅行对我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明天怎么样,明天一早我就给你。”

  姜律都这么说了,卡丝塔莉雅只好勉为其难地妥协。

  “当然,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她先是安慰着姜律,然后又提醒道:“尽快将对话的内容交给我,距离星空之门开启只剩下四天了,如今所有的先驱都已经选拔完成,我们需要你提供的信息来尽快做出计划上的调整。”

  “好的。”

  “那么,我们还需要破译你带回来的坐标,我就不送你了。”

  “嗯。”

  姜律点点头,快步叫上宙斯离开。

  才刚走出神殿,宙斯便开口:“我猜是出事儿了。”

  “你怎么知道?”姜律有些奇怪。

  “你的表情一直不太对,行为也有些古怪。”宙斯拍拍姜律的肩膀:“如果真的是圆满搞定了,你绝对不会是这样的表现,应该早就开始敲竹杠了索取好处了。”

  “啧”姜律咋舌,旋即便说起了在未知之地闹出了乌龙的事儿。

  听完姜律的描述,宙斯也不免有些惊讶。

  “这也太离谱了。”他皱起了眉头:“诺登斯为什么会让你出现亲近的感觉?”

  “我不知道。”姜律先是摇摇头,但又感觉不解释一下总有点奇怪的感觉,于是又改口,像是刚想起来似的,避重就轻地道:“哦!有可能是我以前到处乱窜,和这些古神或者外神什么的染上了什么联系。”

  “有这个可能。”

  宙斯叹了口气。

  他也觉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以姜律的搞事能力,现在刚刚复活,还如此弱小就能四处乱窜,甚至跑来了希柏里尔。

  这要是放在以前他还很强大的时候,带着好奇什么都去戳两下踹几脚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那现在可怎么办啊?”宙斯有些郁闷:“诺登斯可不是好惹的家伙,你答应了他的事儿,如果反悔,搞不好可是会被记恨上的。”

  姜律一愣:“你知道诺登斯?”

  “嗯”宙斯回忆道:“我最初还是从波塞冬那里听说了他的名字,当时他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在世界的另一面,一个由梦境和投影构成的世界,有一个和他一样使用三叉戟,掌管大海的神明。

  那时候我刚刚成为奥林匹斯的神王,正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时候,便想要占领那个世界,于是我设法找到了进入那里的通道,我记得那是一个食尸鬼巢穴,迫使食尸鬼为我打开隧道后,我就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回来了啊。”对于那场战斗的结果,宙斯显然至今还觉得莫名其妙:“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做梦的,总之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回到奥林匹斯山了。”

  “这么说,他比你要强?”姜律有些被吓到了。

  “不知道。”宙斯摇摇头:“我从来没和他真刀真枪地拼过,而且那次事件也不过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