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_第一百二十三章 希腊合伙人与巨大突破!(1w)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希腊合伙人与巨大突破!(1w) (第1/3页)

  “这下好了,咱们是两个穷哥们儿。”

  姜律叹了口气。

  “谁说不是呢?”宙斯也很无奈:“如果你是在奥林匹斯山,我是能帮帮你的,但是现在没办法,我自身难保。”

  “等我回去以后看看有没有地点在奥林匹斯山的吧。”

  “回去?”宙斯瞬间就明白了一切:“你没有复活在这个世界吗?”

  “这个很复杂,有时间再给伱说。”姜律从墙角站了起来:“总之,现在得先想办法进入星空之门。

  你可能不知道,星空之门已经出现了问题,发挥不了以前的作用了,但是根据目前我掌握的情报,每个月还是会有先驱通过这东西进入未知之地。

  这很反常,所以为了搞清楚这一点,必须实际进去一次。”

  “啊你说这个啊。”宙斯对于星空之门的损坏显然并不意外:“我早就知道了,不然我早就完事儿回去了。”

  “你知道你不跟我说?”

  “那个时候不确定你身份,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宙斯耸耸肩:“他们就是因为这个才迫切地想要找到沟通麋鹿女神的方式的,准确地说,不是星空之门坏了,而是锚点消失了。

  没了锚点,星空之门就无法工作,尽管它还能开启,但事实上,大部分先驱去往的未知之地,只不过是门里的世界,一个中转站,懂我意思吧?

  而且最糟糕的是什么你知道吗?进去的人跟出来的人并不一定是同一个人,所以先驱早晚是会死的,无非只是死在中转站和死在希柏里尔的区别罢了。”

  “那最初的锚点是怎么获得的?”

  “锚点是神明钉下的,先由祂们前往地外的世界,然后以自己为灯塔,指明星空之门传送的方向。”

  宙斯解释道:

  “因为一个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只有往外开拓,才有可能在不引起神明间的屠戮的情况下,让所有人和谐共存。

  所以与其说是星空之门坏了,倒不如说是那些外出的神明全部都失去了联系。”

  “祂们死了吗?”

  “没有。”宙斯的表情有些沉重:“但是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那么为什么他们还要不停地送人进星空之门?”

  “想碰运气。”宙斯不屑道:“赌徒心理,反正希柏里尔人多,死了很快就由新的顶上,这么大的人口基数,锚点又这么多,只要赌到一个能被碰巧传送到其中某个锚点的人,那么所有的牺牲就全部都是值得的。”

  “所以你混了这么久还只是神官是吧?”

  “那不是废话。”宙斯理直气壮地道:“换你你愿意冒这种风险?”

  “那肯定不愿意。”

  “这不就结了?”

  姜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可很快又想起了什么:

  “还是不对啊,你不是说你把天赋也带过来了吗,那你的神力应该很轻松就能获得金边徽章,肯定能随意联系到任何一个神明才对啊。”

  闻言,宙斯翻了个白眼:“还是那句话,能这么简单我早就完事儿走人了。”

  “怎么说?”

  “希柏里尔还有个名字你知道么?”

  “什么?”

  “终北大陆。”宙斯满脸苦涩:“希腊的终北!”

  “那又怎么样?”姜律觉得奇怪。

  “那就意味着希柏里尔在希腊的地盘!这里每一次对外释放的信号都在奥林匹斯山地监控之下,我这边一释放对外的信号,赫拉马上就能杀过来你信么?”

  这下子姜律就理解了。

  这不就等于开了关联企鹅号么?

  如果是这样,那还真不能怪宙斯,家里有个随时查聊天记录的醋罐子的确提心吊胆。

  姜律笑了:“看来还得我来。”

  “是的,说实话,我一开始也的确存了私心的。”

  宙斯有些内疚地道:“我注意到你拥有如此高的神性潜力的时候,是有想过靠你打通星空之门的,这才会带你到这里来。”

  “所以你在酒馆说带我来参加银趴其实是骗我的是吧?”姜律恍然。

  “也不能说骗,用你们的话说叫缓兵之计。”宙斯大言不惭地道。

  “好好好,师夷长技以制夷,我成夷了是吧?”

  见姜律面露不满,宙斯急忙转移话题:“反正现在已经抱上卡丝塔莉雅的大腿了,只要维护好这份关系,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这能为我们节省不少时间。”

  姜律没有说话,只是左手比了个2,右手比了个1,最后又把三根指头并拢。

  宙斯不解:“什么意思?”

  “我先托起她的脸直接吻,再抱住她的腿直接x,不到一个小时从三个方面征服她,让她对我死心塌地,两个直接一个小时三个方面,所以这不叫抱大腿,而是她离不开我了。”

  姜律走向窗边,只留下一道严肃的背影:

  “希望你时刻牢记一二三!不要再倒反天罡了。”

  还坐在墙角的宙斯一愣,羞愧地低下头:“对不起。”

  而就在这时,两人边上的床榻上,床帘被掀开,一个男人探出头来,愤怒地问道:“你们到底还要在这里聊多久?!我不管你们是宙斯还是什么的,现在给我滚出去!”

  宙斯起身,拍拍屁股,一边朝外走,一边摇头道:“真是在哪都不得清净。”

  “谁说不是呢?”姜律瞥了一眼怒目圆视的正在办事的男人,鄙夷道:“偷听别人说话,我为你感到羞愧。”

  然后和宙斯一道走出了会饮宴厅中为比较害羞的人提供的套房。

  走出了套房,姜律才问道:“你刚刚知道里面有人吗?”

  “进去以后才知道的。”宙斯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换一个地方?”姜律继续问。

  “因为我那个角度能看到帘子里面,你敢相信吗?和他一起的那位女士扮成了阿努比斯,那个面具太特别了,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宙斯解释道。

  谁知姜律摇了摇头:“对此我持不同的观点,我比较欣赏她的脚链。”

  “你也在看?”宙斯有些诧异。

  姜律微微一笑:“猜猜我为什么先坐到地上?”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宙斯摇摇头。

  两人相视一笑。

  之后两人又跟休息好了的猫娘和马娘玩了一会儿,姜律这才带上黄秀娥,离开了会饮大厅。

  猫娘问了姜律的名字,但后者并不想跟这种随便的女孩儿扯上太多关系,于是只留下了一句:

  “我是极霸侠,我只在该出现的地方出现。”

  然后就和宙斯离开了。

  宙斯说他是希腊队长。

  “太好了,现在超级英雄的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只要我们再找到黑巨人,烧寡妇,垒神以及阴眼,就能组成妇稠者联盟了。”

  走在街上,姜律问道:“希柏里尔有黑人吗?”

  “没有。”宙斯摇摇头:“但是可以现烧几个。”

  “那算了,想要培养他们对鞭子声的反应要花很大力气,这个计划还是暂时搁置吧。”

  因为和卡丝塔莉雅约定的面试先驱的时间是第二天,所以姜律需要等上一晚上。

  虽然在极昼的情况下,时时刻刻都是白天,但作为人类,生物钟还是会提醒什么时候到晚上该休息了。

  宙斯对生活还是有些品质上的要求的,所以他并没有住在麋鹿城堡里,而是在外面买了一处房子。

  希柏里尔早就已经引入了公寓的概念,所以宙斯不用花上太多钱,就能拥有一间足够一个人生活的房间。

  一走进宙斯的公寓,一股刺鼻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姜律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宙斯则快步上前,把座椅上的女性衣物给收起来塞到了角落。

  “随便坐,当作自己家就好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在哪下脚。”姜律捏着鼻子,踢开地板上皱巴巴的丝绸,勉强坐到了椅子上。

  “最近没怎么打扫过。”宙斯尴尬地说道。

  而这时,姜律的注意力却被宙斯的卧室吸引了。

  他看着卧室里的床,犹豫着问道:“你床上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死了?”

  “啊?”

  正在倒水的宙斯走进卧室,伸手试了试体温,然后对姜律道:“别担心,她只是睡着了。”

  说着,他解开女人身上的绳子,把她叫醒,丢给了她几枚硬币:“你让我在我朋友面前丢脸了,拿上你的报酬赶快滚吧!”

  女人抱着自己的衣服从姜律面前匆匆跑了过去,离开了宙斯的公寓。

  宙斯端着水坐到了姜律面前。

  “还不错。”姜律左右看看:“如果忽略掉这垃圾场似的环境,其实还挺棒的。”

  “是的,因为是在一楼,买下这里的时候他们还送了我一个地下室。”宙斯笑着。

  “地下室?”

  “就在那边。”

  姜律点点头,好奇地起身走向地下室的门:“我能下去看看吗?”

  宙斯一个箭步拦在了姜律面前,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现在不行。”

  “呃”姜律偏了偏脑袋,将耳朵对准地下室的门:“里面是不是有人在说话?”

  姜律隐隐约约听到什么“你终于回来了”、“我已经泛滥了”之类的话。

  “你听错了。”宙斯揽着姜律的肩膀,将他带离了地下室。

  姜律喝着水,不满地道:“我就奇怪了,你对我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那是男娘。”

  “哦,那算了。”

  两人一致觉得今天晚上换个地方休息比较好。

  于是在把黄秀娥暂时放在家里后,他们前往了酒馆。

  整个夜晚,姜律玩得都很开心,宙斯也是一样。

  因为他们总能对上电波。

  渐渐的,姜律心里那种“我讨厌的烂裤裆居然是我的好朋友”这样的膈应的感觉也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们聊了很多,当聊到姜律和救赎之神签订了亚当之约的时候,宙斯显然有些惊讶。

  “你不是不能生孩子吗?她不在乎?”

  “你连这个都知道?”姜律惊讶地道。

  “因为你封印自己的方法还是赫拉教给你的啊。”宙斯说道:“她是婚姻和生育之神,所以你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她帮忙。”

  “这我还真不记得了。”

  “救赎之神.”宙斯想了想:“好像是天堂那边的女神吧?”

  “是的。”姜律点点头:“为此我得罪了上帝。”

  “他敢反对?”

  “那倒不是。”姜律不以为意地道:“他也关注着冥界之战,正在招兵买马壮大天堂的力量,而我破坏了他好几次计划。”

  “干得漂亮,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早就该收拾他了。”

  宙斯敬了姜律一杯,然后接着道:“不过这样一来,你以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