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_第一百二十一章 姜律船长和奥斯船长的航海比赛(1w字求订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姜律船长和奥斯船长的航海比赛(1w字求订阅) (第1/3页)

  奥斯看向姜律的眼神逐渐严肃,事实上他有些怀疑姜律在撒谎。

  不过下一秒姜律就说出了让他打消了怀疑的的话。

  “不过应该不是同一位天使。”

  姜律耸耸肩:“我遇上的那位,她的小腹没有印记。”

  “啧。”奥斯咋舌:“你连这个都知道,看来的确真的了解天使。”

  “你这么一说.”

  姜律后知后觉,眯起了眼睛:“你不是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吗?伱怎么会在佛罗伦萨睡过天使的?”

  “呃”奥斯一时语塞。

  “说好的从不骗人呢?”姜律咄咄逼人。

  “这个.”奥斯紧张地呡着嘴,然后叹了口气:“其实我是麋鹿女神的神官,我可以让我的灵魂出窍,四处遨游,事实上,那只是神交。”

  “神交?”

  姜律叹了口气,放下了酒杯:“那这杯酒我又可以不喝了,接下来轮到我了。”

  奥斯一脸懵逼:“游戏还没结束?”

  “当然!在分出胜负之前你撒没撒谎我一点儿也不关心。”姜律准备放大招:“我曾经”

  “打住!停一下!”奥斯连忙叫停。

  他现在是真有点害怕了,特别是当他注意到姜律的女伴早已消失,只有他的猫还留在桌子上的时候。

  “你的执法官女伴已经走了啊!”

  姜律回头看了一眼。

  “不重要了。”

  他跃跃欲试地说道:

  “我曾经一次性让将近五万人吃了我的东西!”

  “啊?!”

  奥斯终于输了,喝下了第一杯酒,随后立马急切地询问:“你怎么做到的?”

  姜律没有回答,只是得意地笑着:“哼哼,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瞧着姜律这副嚣张跋扈的模样,奥斯总觉得有种莫名的既视感。

  虽然长相有些对不上,不过这种气质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有的。

  姜律让他想到了一位故人。

  “如果不介意的话”奥斯突然问道:“可以让我看看你下面吗?”

  “?”

  姜律怒气冲冲地指着奥斯:“你还说你不是男酮?!”

  “不你误会了!”奥斯急得百口莫辩,但牵扯太多,他又不可能说得太多,而且眼前的人也不一定真是他那位故人,万一提起那个名讳,惹出麻烦事小,搞不好还会给希柏里尔招来不祥。

  于是奥斯急中生智,想到了找补的说辞:“事实上,我是想邀请你来参加麋鹿女神信徒的会饮,想看看你能不能达到门槛。”

  “还有这种事?”姜律顿时放松了警惕。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的。”奥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可是.”姜律左右看看四周正在喝酒的人们,有些迟疑:“这里人太多了,不太好啊。”

  “没事的,或许可以去”

  “要不我让你摸一摸,你自己感受一下?”

  “啊?”奥斯愣住了,然后开始疯狂摇头:“不不合适,这太奇怪了。”

  姜律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你要知道给人看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

  “你是觉得叫别人摸就不羞耻了吗.”

  “妈的你要这么说我就不去了!”姜律气急败坏。

  闻言,奥斯叹了口气:“算了,咱们现在是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门槛不门槛的不重要了。”

  “朋友?我可不承认你是我的朋友。”姜律很不给面子地说道:“我可没忘记你是神官,你的同伴今天在街上欺负我来着,这笔帐我还没算呢。”

  “你刚刚不是说不重要吗?”

  “刚刚在玩游戏,那能一样么?”姜律理直气壮地回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好吧,我承认是我的疏忽。”

  奥斯只好解释道:

  “我听到你说你是死刑犯,所以对你很感兴趣,因为我想知道身为死刑犯的你是如何赢得女执法官的青睐的,想交流一下经验,所以才故意接近你的。

  不过现在,我在你身上发现了更多比这件事本身更有趣的优点,所以你是不是死刑犯就不重要了,我只想和你交个朋友。

  至于神官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和他们并不是一路人,麋鹿女神对我来说,和对他们的意义有些不太一样。”

  “我懂了。”姜律言简意赅地概括总结:“你想撅鹿是吧?”

  “呃事实上麋鹿女神原本是亚人,她只是有些鹿的特征,并不能算鹿。”奥斯尴尬地挠挠脸:“不过是这个意思。”

  “太酷了兄弟!”姜律欢呼,对奥斯相见恨晚。

  “这就兄弟了?”奥斯显然有些难以跟上姜律的节奏。

  “麋鹿女神在哪?我来当第一个!”

  “等一下,不,不是这么回事儿。”无奈之下,奥斯开始科普:“她并不在希柏里尔,而是在未知之地,我当神官也是为了有朝一日穿过星空之门后能靠着信仰的指引见到她。”

  “那我们就更是兄弟了。”

  姜律一拍大腿:“我也打算穿过星空之门去未知之地看看!实不相瞒,我是个探险家。”

  “难怪你让我带你去星空之门。”

  奥斯理解了姜律:“那么我就先带你去近处看看吧。”

  “妥了。”

  奥斯替姜律和两个醉倒了的朋友结完酒钱之后,姜律已经顶上了黄秀娥,正站在门口等候着。

  两人推开酒馆的门,走上了前往中心神庙的道路.

  一路上,两人像是逛动物园似的,姜律看到一个亚人就要问奥斯那是什么种族,奥斯回答之后,两人就开始点评。

  不过他们两人倒并没有引起路人的不满,因为他们的谈话声很小,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再加上两人的相貌都是顶尖,姜律还有着魅力的加持,路过他们的女性见他们看过来,都是满心窃喜,害羞得不敢和他们对视。

  殊不知两人都是下头男。

  就这么着,两人循着蜿蜒的台阶小路,先是走到了中心城区的大道,然后又顺着大道,慢慢走到了中心神庙所在的高台下。

  离得远的时候姜律并没有注意到,高台其实并不单纯只是一个巨大的石柱,在它的侧面盘着环绕向上的石制环梯。

  环梯上并没有固定的痕迹,倒像是从铸成高台的原石上掏空雕刻出来的。

  从酒馆走到这里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三个小时,姜律和奥斯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姜律看向奥斯,默契一笑:“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本来不觉得,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儿。”

  “它甚至有螺纹!”

  “螺纹?就是你刚刚说的那种能防止怀孕的工具?”

  “哈哈哈,兄弟,我一般反着戴。”

  “真是个自私的家伙!”

  两人说着,走上了石阶。

  可刚刚走到入口近前,他们就被守卫拦了下来。

  “止步!”

  奥斯微笑着上前:“很抱歉为您增添麻烦,不过请您放心,我们并不是平民,我们是麋鹿女神的神官,这是我的证明。”

  他从口袋中取出一枚徽章:“瞧,我没有骗你。”

  “那你呢?”守卫看向姜律。

  “我是猫猫教的。”他学着奥斯的模样把黄秀娥晃了晃:“瞧,我没有骗你。”

  “希柏里尔没有什么猫猫教!”

  见守卫查得很严,奥斯连忙解释:“他当然也是麋鹿女神的神官,不过他今天没有带证明。”

  “没有证明就不能上去!”

  守卫铁面无私。

  “这”奥斯为难地小声道:“能不能”

  可他话还没说完,便听见上方传来一声惨叫。

  下一秒,一具尸体从距离地面有个数十米高度的石阶上摔了下来,正好砸在两人面前。

  守卫的注意力立刻被尸体吸引。

  “怎么回事?”他朝上吼道。

  立马有个守卫在上方探出头来回应:“这混蛋冒充巨熊之神的神官,被我识破了!”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趴在石阶上往下看的穿着神官制服的人正在哭泣。

  “噢!乔希!我不该听你的话带你过来的!”

  上方的守卫怒斥:“不许哭!你也跑不掉!我宣布你不再是巨熊之神的神官了!带着他的假证滚下神阶!”

  仰着头的姜律喃喃:“还比我们强点儿,至少有个假证。”

  “你刚刚说什么?”面前的守卫看向奥斯:“什么能不能?”

  “哦,没事了。”

  奥斯将姜律拉到一边。

  “糟了,我忘记了,还差三天先驱的选拔就要开始了,而星空之门开启的时间就在七天后,极昼向极夜的转换之时,这时候的管控十分严格,任何没有神职的人都不被允许踏上神阶,更别说进入中心神庙,靠近星空之门了。”

  姜律想了想,算了算时间:“这么说李小鹿已经被冻死了半年了,而我吃的肉干是半年前的?”

  “李小鹿是谁?”

  “不重要。”

  “好吧。”奥斯满脸歉意地说道:“总之,我们现在只能先离开了。”

  但姜律却突发奇想:“我有一计。”

  “什么?”

  “我也成为麋鹿女神的神官,有了神职,不就可以了么?”

  “可是要想成为神官,需要很严酷的考核的。”

  “呵呵。”姜律轻蔑地笑着:“区区神官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可是连神都能干翻的男人!”

  “是吗,那我就带你去麋鹿神殿试一试吧。”

  一小时后。

  “神之力,三段!”

  望着神力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扎眼的五个大字,青年面无表情,唇角有着一抹自嘲,紧握的手掌,由于大力,而导致稍微尖利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姜宝·丁真,神之力,三段!等级:初级!”神力石碑之旁,一位年迈的神官,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语气漠视的将之公布了出来…

  “妈了个逼的怎么会呢?”

  姜律坐在麋鹿神殿外的台阶上,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自己一个堂堂身怀重磅救赎之力,魅力得到古神赏识的天选之人,为什么身上的神力居然会和普通人是一个水平。

  坐在他身边的奥斯安慰着他:“有时候天赋并不能决定一切,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不行,我得再试一次。”

  姜律越想越气,起身,返回神殿。

  奥斯叹了口气。

  他清楚,神力石碑检验的是一个人的资质,也就是潜力,潜力可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