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_第一百二十章 穿越希腊神话之我叫丁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穿越希腊神话之我叫丁真 (第1/3页)

  从救赎之塔出来之后,姜律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

  他意识到目前的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浪费了。

  一百年内冥界之战就会落幕,新的序幕会被拉开,到时候正是自己夺回大权的最好时机。

  如果换算成现实世界的时间,这个期限大概是一个月。

  姜律并不知道目前的自己得提升到何种高度才能参与到那种层次的斗争,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抓住每一分每一秒进入灵域,获取足够多的好处。

  按照目前的速度来算,三四天的时间从1级升到了12级,除开对抗灵域,一共攻略了四个灵域,其中两个s级,两个a级。

  但两个a级灵域一共才升了四级,给的东西也就中规中矩,大头还都是靠探索灵域主线以外的地图才获得的。

  考虑到这一点,姜律觉得必须依靠灵域开放世界的特性,每一次尽可能多地探索新区域。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那么【十日地狱】中他的做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想到这里,一天内攻略了两个a级灵域的姜律却没有丝毫休息的想法,毕竟在救赎之塔已经休息了足够长的时间了。

  坐在床上,他打开了面板,打算找一个单人s级灵域进入。

  而正犹豫挑选什么样的灵域的姜律突然想到了魅力属性的分支提升,考虑到这也能提供一部分强化,不挑食的他便又暂时退出了灵域池,打开了论坛,想搜索看看有没有什么相关的经验分享帖。

  很快,他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虽然每个驱魔人的某项属性到四十点之后都会解锁分支提升,但是每个人好像又都不太一样。

  至少看了一圈,他就没看到跟自己情况类似的驱魔人。

  大致的情况分成两种。

  一种是往物种发展,其中大部分人的分支都是现实中存在的生物,什么熊的力量虎的力量之类的,少有的也会出现神话生物的分支,有点像山海经的开局一个蛋,然后往各种方向进化。

  除此之外,倒是也有正儿八经的职业,医生到外科医生/内科医生,战士到雇佣军人/职业杀手,比较稀有的也有,一些能跟神话传说挂钩的现实不存在的职业。

  但共通点都是,不断获得彩蛋之后,就能为属性附加上一些基于分支指向方向的特殊效果。

  姜律倒是有心找几个人问一问,但是这种能力驱魔人往往都会保密,即使是发出帖子来炫耀也好,分享经验也好,全部都是匿名,并且无法私信。

  这就导致了姜律看了等于没看。

  “古神.”姜律思索着,想起伊希娜说过的关于古神的评价。

  虽然外表不太好看,但是足够强大,这就够了。

  于是,姜律挑选灵域时就有了方向。

  那就是按照经验贴中说的,尽量选一些带有能跟分支挂钩的元素的灵域。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目标,点击了确认。

  也就在这时,刚刚睡醒了的黄秀娥迷迷糊糊地跳到了姜律的腿上

  【灵域名称:王国星门】

  【极北·希柏里尔】

  【太阳每年只升起一次,极寒的风暴终日盘踞,让这里始终与外界隔绝】

  【冷酷的贵族和强大的女巫统治着这里】

  【希柏里尔信仰繁多,人类以及亚人种和谐共存】

  【这里的居民生活十分富足】

  【不需要为生计发愁的人们用浪漫的眼光幻想着宇宙中的神国】

  【无法遏制的探索之心,让他们找到了通往宇宙的道路】

  【一颗颗伟大的星球被希柏里尔人征服,星球上珍贵的矿藏以及资源,被他们一件件带了回来,让希柏里尔更加壮大】

  【而这些敢于穿过星空之门,前往未知之地寻找宝藏的人,被称之为先驱】

  【希柏里尔人本该将足迹遍布整片宇宙,直到有一天,星空之门坏了】

  【本场灵域驱魔人数量:1】

  【任务目标:查明星空之门坏掉的原因,解决问题的根源】

  【注:时间流逝速率为1:100(即现实世界1秒为灵域时间100秒)】

  姜律推开山洞外覆盖着的积雪,不住地搓着冻得发红的双手。

  “这是刷到哪来了?”

  他从山洞探出脑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寒风呼啸着,庞大的山脉白雪皑皑,雾气弥漫在眼前,即使是白天,能见度也不过十米。

  再回头,刚才一片漆黑的山洞此时终于能勉强看清其中的情况。

  一具裹着厚厚的兽皮,头上还戴着连着鹿角的绒毛厚帽的僵硬尸体正瘫倒在角落。

  “这是.”姜律眯起了眼睛:“圣诞老人?”

  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同样是这样的皮草大衣,除了帽子上没有鹿角,跟这具尸体的打扮一模一样。

  姜律判断,应该是自己在出生点刷新时直接原样复刻了这具尸体的装束。

  想了想,姜律走上前去,将自己和尸体的帽子对调了一下,然后蹲下开始查看尸体身上的物品。

  一份地图,几块冻肉干,一本带有名字的日记。

  这些就是尸体身上所有的东西。

  靠着日记,姜律知晓了男人的名字:李。

  姜律恍然大悟:“原来你不是圣诞老人!”

  他摸了摸现在在自己头上的鹿角,笃定道:

  “你是李小鹿!”

  于是,姜律将从在佛罗伦萨时学来悼词换成了rap,以此缅怀这个死在山洞里的可怜人。

  【终北历377年】

  【太阳即将再次升起,祭司说这次的极昼还是会持续六个月】

  【雪山中的生物应当复苏了,到了该狩猎的时候了】

  【这次我一定会带回足够的猎物,然后参加先驱的选拔】

  这是李的日记的最后一页。

  姜律仔细看了许久,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插旗”。

  “不过星空之门不是坏了吗?先驱还有什么用么?”

  他自言自语,感到有些奇怪。

  收起冻肉干和日记,姜律拿着地图准备找到希柏里尔的城邦。

  就在这时,一声低吼让姜律浑身一僵。

  太阳升起后,雪山中的生物就会复苏,难道说

  他看向山洞外——一只金色的猫首蛛身的生物正咬着一只麋鹿的脖子,虎视眈眈地看着姜律。

  这正是跟姜律一起偷渡进入了灵域的黄秀娥。

  见姜律望了过来,恢复原身的黄秀娥将麋鹿的尸体扔到了姜律面前,然后开始舔舐毛发。

  “这是.给我的?”姜律有些紧张地询问。

  黄秀娥叫了两声,猫脸上露出人性化的嫌弃。

  姜律摇摇头:“谢谢我不饿。”

  黄秀娥敏锐地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

  这个逼.不会没认出我来吧?

  不等她有什么反应,姜律就流露出一抹追忆之色。

  “我家也有一只和你长得很像的猫猫虫,如果她还在,应该和伱差不多大了吧?”

  黄秀娥:?

  我什么时候死了?

  “总之,虽然你也很好看,但是我家里已经有我的娥娥了,所以不能再收养你了,婉拒了哈。”

  姜律说着,当着黄秀娥的面钻出了山洞,开始低头比对着地图往外走去。

  山洞外的黄秀娥站在凛冽的寒风中,有种扭头就走的冲动.

  正当姜律研究着路线的时候,已经向相反的方向走出一段距离的黄秀娥越想越气,便又回头抄近路追了过来,姜律正要经过一个拐角,险些跟气喘吁吁的黄秀娥撞了个满怀。

  “诶?又一只猫猫虫?”

  姜律抬头,退后两步,端详了一会儿:“比刚刚那只看起来凶一点。”

  黄秀娥没忍住,挥出了利爪,给了他一个大逼兜。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律从雪地里爬起来,先坐着愣了一会儿,然后摸摸脸,低头趴在地上翻找起来,终于,他从一块石头上找到了自己的半张脸。

  他拿起自己的脸,抖了抖上面的雪,然后盖到了裸露的肌肉上。

  治愈buff开始发力。

  然后他笑了:“果然,我的判断没有错,我就说后面这只要凶一点,我不愧是世界上最了解猫猫虫的人。”

  变小后趴在他鹿角帽上休憩的黄秀娥绷不住了。

  她“嗷”地吼了一嗓子。

  姜律的寒毛一下子竖起,左顾右盼。

  “不会还没走吧?”

  直到黄秀娥开始像在家里那样按照某种轨迹挠他的头皮,姜律这才注意到头顶上的家伙,将其抱到了面前。

  “诶?娥娥,你怎么在这里?”

  被姜律高高举起的黄秀娥无奈地打了个哈欠。

  谁知姜律震惊道:“原来你不仅能跟我润出灵域,还能偷渡进来的啊?卧槽!那我刚刚被揍你怎么不吱声儿啊?”

  说着他就把黄秀娥放到了地上:“这下就可以找那个逼养的报仇了,雪豹,我们走!”

  黄秀娥的眼皮半垂,扭头就走。

  半小时后,在姜律的死缠烂打下,黄秀娥终于用肢体语言告诉了他刚刚那两只猫猫虫都是自己的事实。

  然后她就知道了什么叫人心险恶。

  姜律抛开一切自己的问题不谈,就盯着她把自己脸扇掉的事情说个不停,直到不堪其扰的黄秀娥承担起了本该由姜律承担的责任,后者才闭上了嘴。

  无可奈何的黄秀娥用六对附足行走,前肢则托着地图,挎着个小猫批脸走在雪地里,而姜律则悠闲地坐在她身上欣赏雪景,嚼着冻肉干。

  当然,姜律还是有点良心的,时不时也会给黄秀娥投喂一下。

  就这么着,一人一猫逐渐从山脉中走了出来,来到了一片巨大的盆地。

  姜律远远看去,这片盆地四面环山,太阳高高悬挂在盆地的正中心,而在太阳正下方,便是一座现在看起来不过手掌大小的城市,也就是地图上标注的“希柏里尔”城邦。

  “就这么小也能叫城邦?”姜律有些诧异,哪怕考虑近大远小的视角问题,这座城市也有些小得过分了。

  身处平地,道路不再崎岖,黄秀娥也不再有所保留,而是撒丫子狂奔起来。

  可跑着跑着,姜律发现不对了。

  首先出现的第一件怪异的事,便是在黄秀娥的背上,他会不停地往前滑,直到撞到她的后脑勺。

  最开始姜律以为是黄秀娥一跑一停的缘故,但是观察后他又感觉好像没有这种问题,直到他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刚刚还不过只能算高耸的山脉,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高耸入云。

  姜律一愣,然后又看向前方,先前巴掌大的希柏里尔,这会儿好像稍稍拔高了一些。

  黄秀娥就这样又跑了一段时间,但恐怖的是,以以她之前在对抗灵域中,几分钟就能从地图南跑到地图北的速度跑了这么久,山脉都已经远远被甩在了身后,姜律还是感觉和希柏里尔的距离没有变近多少。

  姜律甚至有一种错觉,那就是他们沿着盆地一直跑,便是在一直变小。

  等到黄秀娥狂奔了十数个小时,终于精疲力竭地跑到希柏里尔外围时,姜律这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小城,说是遮天蔽日都不为过。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